说谎的孩子被狼吃


  Posted on 17 Apr 2008

我从小便接受着诚实的教育,幼儿园的老师告诉我:“小朋友应该诚实,不应该说谎。说谎的孩子被狼吃。”从幼儿园一路走来,我生命中的无数人都重复着这样的教育。

我的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班主任老师要求把扫帚统一方在门边的桌子下面,不要再放在讲台桌下了。但我还是不长记性,把握用完了的扫帚放在了讲台桌下。班主任来上课时,看到了桌下孤零零地躺在讲台桌里的一把扫帚,脸上立即充满了愤怒,大声嚷道:“谁又把扫帚放在这儿?不都说放门边的桌下吗?!是谁放这的?!”我心中感到非常内疚,而且我那时太小,并没有想到撒谎,于是就站了起来。因为老师知道我性格内向,就强忍着愤怒,故作平和地说:“很诚实啊,赶快放回去吧。”我想她也是想就此机会教育大家要诚实。老师的诚实教育不仅如此。有一次因为一位同学丢了东西,而在另一个同学的书桌堂里找到了,该同学有说自己没拿,全班都没有人承认是自己放的。可以说这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善于诚实教育的班主任并没有放弃这个机会。她反复鼓励这位同学主动站出来,只要他站出来就可以得到量多小红花和一个诚实奖章。这个奖章我们当时都是第一次见到,大概是学校鼓励学生上进的一种方式,而却被班主任抛到脑后,此时想起了才拿出来。但这却给我们造成了一种错觉,让我们感觉这个奖章珍贵无比。班主任见此法不见效,又使用了恐吓法,说要到公安局借测谎仪来测试是谁干的,并真的领着一个班级干部出了校门,向公安局方向去了。当然她空手而归,她说测谎仪正在维修,要该同学趁早承认,省得修好了再去测的时候被发现。果然有一个同学站了出来,班主任真的给了他一个诚实奖章。班主任利用此事成功地提高了她在同学们心中的威信。

这终归还是做作的刻意安排的教育,效果虽有,但并不明显。因为只有人亲身经历的事才能给人以最深刻的教育。虽然我接受的亲身经历的关于诚实的事件还是来自我小学的班主任,但该事件并没有教我诚实,而是使我清楚的认识到说谎很重要,而且这说谎并非善意的谎言。班主任苦心钻营着我们的诚实品格,但是她自己后来的做法使她的教育前功尽弃。可是,我至今都认为这些事件教给我们的东西远远胜过了那些虚伪的诚实,只有这些教会我说谎的重要性的事件才是真正有用的,真的使我受益匪浅。

我要讲的这件对我有重大教育意义的事,发生在我小学四年级,当时我已经学会了撒谎,不再会像小学二年级的那次扫帚事件中那样想都不想就承认了。有一次,班主任留了练习册上的题,让同学们自己在班级里做,并让班长管纪律。班里纪律乱得很,班长着重批评了几个差生。这些差生对此很不满,并想出了一个有力的回击办法,那就是咳嗽。两个差生一起咳嗽的威力本来不大,但是不断的有人加入,最后的结果是全班一起咳嗽,声震九天。并非大家都对班长不满,而是感到集体咳嗽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。我想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咳嗽,只是盲从而已。我也跟着凑热闹咳嗽了一声。可怜的班长是此次事件的牺牲品,直到看到班长哭着冲出教室大家才意识到错误。至少我是。虽然我并非有意伤害她,但我还是感到非常的内疚。

不久班主任便怒气冲冲地领着班长走进了教室,很显然是班长向她告了状。看到这一幕我便不再内疚,不是因为感到班长的做法很过分(我认为班长的做法很正确),而是因为我的内心已充满了恐惧,再容不下其它的任何情感。班主任大喝一声:“谁咳嗽了?给我站起来!”办理安静极了,没有人敢站起来。班主任又是一声大喝。两个领头的同学站了起来。他们面带羞愧之色,不敢抬眼。老师很显然对起立的人数很不满意,又喊:“还有!都给我往起站。”又有一个女生站了起来,毅然决然。我心里正在犹豫,我究竟应不应该站起来,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。几天前由于在班主任不在期间纪律不好,老师让同学举手揭发检举,大家都非常积极。有一个公认的差生,也在举手,我清楚的听到他小声说:“好汉做事好汉当。”老师点到他说的时候,他揭发检举了自己。想到这里我真的很茫然,难道我连一个差生都不如吗?我虽然有站起来的冲动但还是因为恐惧而决定不站。

此时,我的同桌悄悄地对我说:“你不是也咳嗽了吗?你也站起来吧。诚实点。”因为我当时很在意我在同桌心里的形象,我决定站起来。但那只是个次要原因,主要原因是我真的很想很英勇地承担我犯的错误,也大气地好汉做事好汉当一回。我站了起来,等着承受暴风雨的洗礼。我认为这是我罪有应得。在我站起来后老师又大喊了多次,但发现没有人再站起来了,就决定开始对我们几个进行批评教育。她说:“因为感冒咳嗽的坐下。”刚才站起来的女生坐下了。她提着半截木棍,也就是她平时用的教鞭向我走来了。对着我狠狠一鞭刺过来,嘴里喊道:“你能耐了是不,金海峰!?敢不服班长了是不是?!”脸上恶狠狠的表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我重重地倒在了后面的桌子上,桌子被我撞得移动了,伴随着巨大的响声。基本上完全相同的动作与语言,班主任在我身上连续重演了二到三次,我肩窝被戳得生疼,难过的泪水止不住地留了下来。但我一点也不后悔,因为我要当一个诚实的人,虽然我哭了,但我仍然感觉我做了一件只有男子汉才能做到的伟大的事。她又以相同的方式教育了另外两个学生。她最后说:“这件事没完!”

第二天,她组织了一次无记名投票,让我们写下咳嗽的人的名字。收上选票后唱票统计,结果令我很满意。除了我们主动承认的四人之外还有三十多人被提到,而且票数在我之上的更是大有人在。班主任说:“提到名的都给我站起来。昨天主动承认的不用站了。”一下子站起了一大片。班主任接着说:“你们这些人胆儿肥了啊!你们要是以后再敢整这样的事儿,有能耐你就试试看。有你好受的,跟我的瑟!”她瞪着眼睛在前面走了两圈,突然蹦出一个字:“坐!”一大片人又都坐下了。

我忽然感觉这对我是莫大得不公平。为什么诚实的人要当众被打倒流泪,而说谎的人却只是站着听几句话就结了?在这件事后我才真正明白,班主任不是完美的人,她不可能做到公平对待,谁都不能做到完全的公平。并不是班主任对我不公平,不是说谎的同学对我不公平,是我自己在给自己制造不公平,是我自己在虐待我自己。如果我当时不站起来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,连投票都不会投到我。我那一刻感觉那天的我是个傻子,自己送上门去让人打,简直就是犯贱。我决定再也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。逆境真的能给人很大的磨练,给人很大的启示,我正因为经历过这样的逆境才能明白这个道理,才使我在以后的生活中得到了相对公平的对待。

我上了初中之后,类似的事件还是经常发生。有一次数学课,数学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,一个很胖的中年男子。他一项对我们很严厉,他让我们整理卷子,把错题抄在一个本子上,她打算问一问我们的作业做得如何,他非常严肃地说:“这一组的同学站起来。”我们一组的人就站了起来。他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地问整理了几张卷子,有很多人没有整理,最多的也不过四五张。他很生气,因为当时是按成绩排座,这一组的都是好学生,所以这一组叫“尖子组”。他越问越生气,问到了我的同桌,我的同桌是个很老实的男生,他说:“我没整理。”数学老师狠狠地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期中考试准备退出尖子组吧!”又狠狠一巴掌把他拍坐下了。我一下子从我同桌的身上看到了以前的我,那么诚实,实话实说。我忽然感到一阵恨意涌上心头,自己也不知道在恨什么。老师问到我了,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早料到我并没有写,我也确实没有写。但是我说过再也不做从前那样的傻事的,我非常自信,并郑重其事地说:“我整理了十张。”数学老师冷笑了两声,很显然并不相信,说:“你带来了吗?”我人然以相同的语气说:“没有。”数学老师有冷笑了两声,很显然更加不相信了,他说:“坐下。”

他面对着这样的谎言,不能作出任何批评,因为他无法证明我的错误。我就是让他知道我没写,就是让他清楚地了解我根本没写,但是就是无法批评我,无法对我的错误发表任何言论。这就是说谎的巨大影响力,这就是说谎给我带来的好处,这就是经过了小学的那次事件后我学会的东西所发挥的作用。

这件事后我感觉非常好,因为我已经用行动证实了,我不再是曾经那个总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的傻子。